-SHAW-

微博@麻袋_Skywalker
企鹅1457179681
在入音乐剧坑之前的两年就是麻袋这个名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也可以叫我Shaw因为署名喜欢用这个(本体也姓这个)
所有图片未经允许禁止二次上传

一个脑洞,只是想看他们抱在一起,贴得很近
ooc还是有噢……
现代au
提一下,安灼拉绝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他说,法兰西是他的情人,然后你就看到他确实把所有热情都用在上面了,他那种激情就是给人们最深的印象了,所以大家都认为安灼拉是不会对其他任何人产生同样激情了吧(我猜)。但假设他真的谈恋爱,距离感会有,但一定不会冷漠,法兰西是他的爱人,他为此献出年轻的生命。那如果是格朗泰尔呢?
就,亲亲抱抱的安灼拉不一定ooc,但动不动就亲亲抱抱的安灼拉就值得深思了(……)
好我逼逼完了,祝食用愉快!!!

冬天。
格朗泰尔之前对这季节并不感兴趣,冷吗?围巾,毛衣,火。或者冷就多喝点酒,甚至还热了。直到后来他追到了哲学系的安灼拉——人们口中的阿波罗,入冬之后不久他就开始爱上了这个季节。

安灼拉也许只对书里的革命具有激情(原著用的passion,提醒大家注意这个词在英语和法语里的用法嘿嘿嘿),但他也能偶尔对其他东西产生同样的情感。格朗泰尔怎么追到了安灼拉?因为他们彼此相爱,不然我们的云石雕像可不会允许他。安灼拉之前可是一个吻都没给过谁呢。这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格朗泰尔觉得跟自己谈恋爱的大概真的是云石雕像,但是会动,会说话。距离感是有,但他还是爱他,安灼拉永远是格朗泰尔的醒酒汤。

格朗泰尔为什么爱上冬天?

“你过来。”安灼拉叫住了蹲在火炉边上借着光即将打开酒瓶的格朗泰尔,他们没有开灯。“放下那个酒瓶,你喝得太多了,格朗泰尔。”“可空调坏了,Enjy(安灼拉只允许R私下这么喊他,但就算这样R也高兴得立马开了一瓶白兰地),你要剥夺我取暖的权利吗?”

安灼拉没有说话。低头看了看格朗泰尔一个故意装出的稍显委屈的表情,径直走过去在他旁边跪坐下来,一只手从他背后绕过,一只手拉住格朗泰尔握着开瓶器的手腕,将他的手臂束缚在他们靠近的胸腔之间,他把下巴搁在他柔软的黑发里面。他都能清楚听到安灼拉的心跳声。格朗泰尔缩成了一团,打了个激灵,脑子里回想了他这辈子做过的所有好事。

“还冷吗?”“噢,大概,也许吧……我猜,呃,就这样,还行,不是特别冷……我觉得。”

实际上绝对不是安灼拉的体温让格朗泰尔暖和了起来(大概已经不止暖和了),因为安灼拉从不好好穿衣服。

格朗泰尔可都语无伦次了!这个喝醉了之后能不停叨三页半醉话的酒鬼!格朗泰尔觉得天开始亮了。

谈恋爱不都这样?不啊,我的朋友,我们可是在谈论安灼拉。

他们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十几分钟。格朗泰尔,觉得这十几分钟大概得有一年那么长。

之后(第二天)的一次是在床上(就只是睡觉,睡觉)。格朗泰尔盘腿坐在柔软的床垫上刷推,安灼拉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热气,坐在床边看他的《社会契约论》。R看了看他的背影,觉得昨天的东西就像梦一样,而今天空调已经修好了。格朗泰尔就偷偷把遥控器的电池抠了。

他拿起没有电池的遥控器对着空调按了几下,嘴里发出疑惑的声音,并且拿着遥控器在手里敲了几下。“啊!可惜,这东西没电了,又是个寒冷的夜晚。”“我看到你抠电池了,格朗泰尔。你竟然还把它们放在你的袜子底下。”“安灼拉!”

安灼拉叹了口气,把书放回书架然后爬上了床靠近格朗泰尔。格朗泰尔抬头,盯着安灼拉的眼睛,蓝色的虹膜边缘泛着点暖色。他沉默了一会儿。“你允许吗?”

然后安灼拉像上一次一样抱住了他,之后他们就接吻了,格朗泰尔伸手把台灯关掉。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