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wwww

Nope.

[所有图片未经允许禁止二次上传]

“您看,你看,康纳走了本来我要走的路。这可真奇怪,刺客,圣殿骑士,最后又回到了刺客。”

“嗯。”

“我羡慕他,从某种角度。本来我是要跟你学习所有东西的,刺客们的东西。但是,但是。而剑术我已经学得很好了,我甚至还用你教的剑术给你报了仇。”

“海尔森……”

“但我是不是用了大半个生命来复仇?康纳这一点挺像我,他在为他母亲,而我为了你。直到Birch的血滴落到地板上的时候,我才开始明白一些别的东西。”

“好了。”

“我不怎么喜欢把这些话说出来,一般我都写在日记里,不让别人知道。我把所有东西都记在一个本子里,一开始只是因为我朋友比较少。在康纳切开我的喉咙之前,我还没这么多话。但我已经死了,你也是,所以没关系。我刚才都没有一眼认出你。现在我的样子已经比你老了,父亲。看这些白色的头发……”

然后爱德华在海尔森继续讲下去之前把手放上了海尔森的头,然后搓了搓,把他梳得很好的头发揉乱了。

“但仍然,我为你骄傲。”爱德华学着海尔森的口气说了一句。

“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父亲。”海尔森摆出一个奇怪的表情。

“但你也没有把我的手移开,对吧。儿子。”

海尔森想起来康纳说的一句话。

但这个时候,海尔森肯威真的变成了一个被叫了声儿子就心软的人。也许是种四十六年的等待,也许只是肯威遗传的情感缺陷——在爱面前他们总是输的那个。

爱德华发现海尔森没有再说话,喝掉了一杯朗姆酒之后他把海尔森拉过来抱了抱。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