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

微博@麻袋_Skywalker
企鹅1457179681
在入音乐剧坑之前的两年就是麻袋这个名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也可以叫我Shaw因为署名喜欢用这个(本体也姓这个)
所有图片未经允许禁止二次上传

【Star Wars】【Skysolo】想养宠物一定不要随便在街上捡啊!

●分级:PG-13
●人物:韩索洛,卢克天行者
●概括:不要随便捡狗狗回家,说不定他是狼人,而且说不定刚好是发情期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属于演员和卢卡斯
(有点现代au,因为塔图因上可能没有大狗躺在路上,说不定就熟了。)

         这只半人高的大狗正摇着尾巴趴在卢克身上,两只前爪扒拉着卢克的肩膀简直快要把他本来就松垮的衣服扯下来。而卢克只能岔开腿仰靠在沙发上任这只大狗靠近自己,在自己脸上和脖子上快活的蹭来蹭去,事实上卢克挺喜欢这样,他正开怀大笑呢。

         狗果然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啊!卢克想。

         这是一只哈士奇,好心肠卢克天行者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它几乎是奄奄一息地躺在小巷口的垃圾桶旁,他就很理所当然地把它救了下来,带回家喂食和洗澡让它又变得神采奕奕。不愧是狼的近亲。卢克想。这只大狗身上变得干净之后莫名地帅气了起来,腿部肌肉线条流畅显得赏心悦目,而且它也不胖不瘦,恰好给人一种有力的感觉。

         等傍晚卢克把所有东西收拾好准备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儿的时候,它就一直粘着卢克,而且已经持续半小时了。直到卢克实在是有点困了,他用双手捧着它的脸然后揉了揉,试图用犬类听不懂的英语把这只狗哄开。“伙计,我真想歇一会儿…呃,你也许听不懂——你肯定听不懂,但是我真希望你消停会儿。”

         而哈士奇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呜的响声之后,像是听懂了卢克的话一样就停了下来,转而安静地趴在他身上,耳朵耷拉下来把头伏在卢克的胸膛上。感谢原力!还挺暖和的。卢克想。于是他又伸手顺了顺大狗的毛,手搭在它因呼吸均匀起伏的背上抱着它睡着了。

         在卢克睡着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卢克在迷糊中感觉到身上那一坨又在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了,还听到些急促的喘息声。

         狗生来就这样不是吗……呃……我睡着之前它就有那么重?

         卢克在明显感到自己被这种重量压制住之后,有点无奈地缓缓睁开眼,打算让它过会儿再来找自己玩儿。“伙计……”

         外面已经是晚上了,但城市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不至于让整个屋子陷入深不可见的黑暗。之前卢克能清楚看到眼前,和整个房间里都在发生着什么。

         卢克看见了什么?一些足以让他瞬间清醒的事情。

         一个有着深棕发色的男人,正近距离地盯着卢克的眼睛,近到卢克能在昏暗的光里看清他的五官一道伤疤,近到他能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男人的呼吸重重地打在卢克的脸颊上,卢克能感觉到那些气息烫极了。卢克看着他的眼睛感觉自己像是某种猎物,而且他现在已经不能动弹了,他被面前这人困在了一小方空间里。

         “他还有,耳朵。”卢克的眼睛告诉他。“和尾巴。而且他没有穿衣服……和裤子。”卢克大腿上传来的触感告诉他。他除了尽力地睁大眼睛,硬邦邦的一动不动之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方法来表达自己情绪中要爆炸的那部分了。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他捡回家的才不是一只哈士奇。现在他的哈士奇正摇着尾巴压在自己身上,这一点也不好,因为他还感觉到自己的大腿根部正在被一个凸起的东西摩擦着。

         卢克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而且他慌张得眼角泛起了红色。

          事实上在心底里,他觉得这火辣极了。因为面前这个人好像在不顾一切地散发荷尔蒙一样,卢克就要晕过去了。空气里似乎有种东西,它们一碰就会燃起来。卢克觉得是性感。

         “kid,”男人用着略沙哑又低沉的声音开口了,多么近,近到卢克觉得这个声音是从自己脑子里响起的。“我这需要一点帮忙。”“呃……您……阐述一下?”卢克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

         “……卢,卢克。”

         “韩索洛。”

         “嗯……你好?”

         卢克听见韩轻笑了一声,他就像几个小时以前那样地伏在卢克身体上了,他在卢克光滑的脖颈上留下了一堆细碎的吻,这让卢克紧闭了眼睛仰起头偏向别处,手胡乱地扒在韩的后脑上,他还能感觉到韩毛茸茸的耳朵在动。卢克把肩耸了起来使劲往沙发里缩,尽管这并没有用。卢克的反应似乎让韩快活起来,韩很快轻易地把卢克的衣服扯下来露出他的上半身,那些不那么硬朗的肌肉线条让韩的呼吸加重了。

         卢克看出来韩有些急,就像,就像被下了药一样。原力在上啊,不要是发情了。卢克在心中祈祷。

         韩戏谑地看了一眼一脸委屈和慌张地卢克,低下头凑近开始用灵巧的舌头挑逗他还没有挺起的乳粒。温润的液体和舌尖的扫过,加上韩莫名其妙的技巧让本来变得敏感的皮肤更快地起了反应,卢克的乳尖很快地挺立了起来。感觉到这些变化后韩恶作剧一般地轻咬了一下,然后卢克就没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低吟和一声长叹。

         这不好,这一点也不好。卢克想。

         之后他们听到了钥匙的声音,卢克觉得那是一个新希望。“卢克?你在家吗?”“啊我在!”韩已经从卢克身上起来了,卢克意识到自己的衣冠不整后手忙脚乱地重新将衣服穿好,把手臂交叉在胸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等到灯一打开,韩已经变回一只大狗乖巧地坐在地板上吐舌头摇尾巴了,卢克歪过头挑起眉难以置信地看着韩,你干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居然跟没事人一样啊?

         “怎么不开灯……你捡了什么回家?哈士奇?”这位是安纳金天行者,一位单身父亲,他正惊讶地看着那只大狗。之后转头又望向了他儿子卢克,他注意到卢克身上的一些不对劲。“你头发很乱,跟它玩儿过吗?”

         玩儿,是呀,玩儿过。

         “……是啊,它很…热情!”回答了父亲之后卢克转头瞪了一眼韩,韩报以一个快乐的眨眼。太可恨了!卢克想。

         安纳金点了点头把手中买的日常用品放在桌子上,他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开口了:“卢克,你妹妹今天跟同学去通宵了,我也要去你肯诺比叔叔家一起看球。你得看家了。”“可——”“不接受反对意见。”安纳金很快地打断了卢克,然后推开门之后不望叮嘱一声记得洗澡睡觉,然后门就被毫不留情的关上了。

         糟了。卢克想。

-----------END----------

骰输了,还债,来自殷老师的点梗w
赌博促进极圈发展,鼓励大家积极踊跃地骰

评论(7)

热度(39)

  1. AveCher-SHA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