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

不正常,谨慎关注
同人画手,暂时没脑子画原创
微博@麻袋_Skywalker
企鹅1457179681
在入音乐剧坑之前的两年就是麻袋这个名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也可以叫我Shaw因为署名喜欢用这个(本体也姓这个)
所有图片未经允许禁止二次上传

这次是糖了,真的是糖
是死后两个人的灵魂又相见了。
“我想念您,父亲”
“嘘”

肯威亲情我嗑一辈子

死后爱德华想做很多事,比如穿过一堵墙或者是安慰一下伤心的儿子。而后者不大现实。

(是小海参啦,特意把头发画得短了一些(但是按理说会有头发散下来(但是管他的(最后是海参大概有隐约听见爱德华的声音)

MORE INTERACTION BETWEEN HAYTHAM AND EDWARD PLZ

"I was one of the lucky ones, you see, who had a mother to kiss me good night, and a father who did, too."——Forsaken

【Assassin's Creed】【Kenways亲情向】爱德华肯威会梦到海盗羊吗?


分级:G
人物:一些肯威
备注:决定对肯威下手,就算我本来是个画手(靠)BUG是有的(大概)ooc应该也有。一发完。

爱德华发现自己变成半透明的了。他听说过一些故事,关于对世界还有留念的鬼魂。我有什么放不下的?他想。

然后他跑到了海尔森身边,直到有一次小海尔森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偷偷哭的时候爱德华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出现在别人面前的,甚至还能有一点触碰。爱德华想去安慰他,从某方面来说他的确做到了,他把海尔森的眼泪硬生生吓回去了。

海尔森慢慢长大,爱德华与他的见面越来越不愉快,后来爱德华就不打算再出现在海尔森面前了——海尔森朝着他扔了一把飞刀。

爱德华更郁闷了。以前他还有朗姆酒,但现在他拿不起任何一个装着朗姆酒的杯子了——他的手径直地穿过杯子了。

他连睡觉也睡不成。

为什么我还不消失?他想。

之后一段日子伦敦某个区的人们有时能隐约听见一个声音在唱一些年代久远的船歌,不怎么好听但是,人们因为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就忽略了这一点,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在人们口中迅速流传开了的故事。
——————————————
谢伊杀掉阿德的时候爱德华也在场。他当然在,他也听到了海尔森和阿德的对话。他跪在阿德的身体旁边难得地流下了眼泪。

谢伊认为自己的袖剑在刺进阿德的喉咙之前一刻听见了很大声的“不”,不是阿德的声音,士兵也没有发现他。那是谁?谢伊当然没有跟海尔森汇报这事,他把这归结于吸入了那些有毒气体的后遗症。
——————————————
那个时候他还不被叫做康纳。

他在母亲的墓前待了快一整个晚上,一直思考着什么。也许天快亮了,旁边一堆木柴里还有一些火焰在挣扎。

他现在有些不知所措,可以这么说。查尔斯李这名字一直在他脑子里游来游去。

之后要怎么办?

“嘿!”

拉顿哈给顿听见这陌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本能地猛站起来面朝声音的来源处,手里紧握着一把小刀。他有些害怕,也后悔——为什么查尔斯李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连一件武器也没有?他想了很多如果,所以他给自己准备了一把锋利的刀。

“冷静,小子(kid),我不会伤害你。呃,我只是路过,看见了火光就过来瞧瞧,事实证明这丛林里还真有人——”那人看见拉顿哈给顿的反应之后立即放慢了动作并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你能懂英语吧?”

拉顿哈给顿没有放下戒备的心,但他似乎能看出来这人并不是坏人。他觉得奇怪,但他就是知道——直觉,可以这么说。

“我能懂。”他往一边挪了挪给他腾出足够的地方让他坐下来——他看起来累坏了。金色头发似乎一个月没洗过,胡乱扎了个辫子在脑袋后边,辫子搭在快变色的白色大兜帽上面,也是看上去很久没换过。但他能看清他蓝色的眼睛里跳跃的火光。
那人也就坐了下来,对着火搓了搓手。

“我该说谢谢!老实说我快迷路了,而我竟然还是个船长,我是怎么没在海上迷路的?…我是肯威,小子。爱德华肯威。”

“拉顿哈给顿。……你刚才说什么?”

“拉……咳,我觉得我最好不要试着去念这名字。我还是叫你小子吧。”

“肯威?”

“肯威,K-E-N-W-A-Y.”

“我父亲也姓这个。”

“那可真巧啊!我相信美洲姓肯威的人不少。你怎么不说你也姓肯威?”

拉顿哈给顿低下头去拨弄脚边的石子了。爱德华看了看他,抬起一只手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拉顿哈给顿挑了下眉,但他并没有伸手打开这位才认识二十分钟的人伸过来的手臂。

之后爱德华一直坐在他旁边,讲着他自己的故事——拥有自己的船,认识自己的大副,在一个叫西印度海的地方冒险和寻宝。这让拉顿哈给顿稍微安心了一些,他也很乐意听这些故事。海?他还从未出过远门,更别说故事里的他想象不出形状的大乌贼和抹香鲸了。就算这个叫做肯威的人长得并不面善——他脸上的几道疤在火光下显得怪渗人的。再之后拉顿哈给顿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火焰已经熄灭了,甚至没有再冒出一点黑烟。爱德华也不见了。他开始怀疑这只是个梦。
——————————————
谁会在梦里梦到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名字?后来康纳想到了这一点——在听说了他已逝的爷爷的时候。

爱德华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是康纳第一次爬上天鹰号的主桅的时候。爱德华就坐在那个不大的平台上——那个用来布置哨兵的地方——靠着桅杆,望着远处的陆地,嘴里哼着不着调的船歌。

“你也有自己的船了!Aquila是个好名字。你的大副没骗你,你会爱上当船长的。”

康纳显得惊讶,他也没有掩饰:“爱德华?我是说,爷爷?为什么?”

而爱德华是比较平静的那个,阿基里斯讲到他的时候爱德华也在场,他亲眼看见了康纳当时扭曲的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出现?”“我觉得,也许,也许你需要一个人陪着。而海尔森是不乐意的那个,他不怎么想看到我。”

爱德华就说了那么多。

康纳没有多问,在爱德华旁边坐下来之后就跟他一起看着远方的陆地和海水、地平线,海浪和海鸥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水手们在甲板上唱起了船歌,爱德华高兴地跟着哼了几句。

爱德华现在的确很高兴,原因不明不白,也许是想起了寒鸦号在西印度群岛之间航行的日子,也许是因为康纳也在学着唱了几句但是跑调严重。
——————————————
这次海尔森没有赶走爱德华。

“所以你们彻底……闹掰了?”

“我想你当时是在场的。”

爱德华抬起手挠了挠头。现在他们三个人都不知所措了——为什么偏偏是刺客和圣殿骑士?海尔森有更多期待,康纳也是,而他们的身份和信仰导致了现在这局面。

而爱德华在自责。这份自责大多是对于海尔森的。

我为什么还不消失?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他想。
——————————————
再后来那事发生了。爱德华没有在场,只是因为他大概能猜到会发生什么,他选择不去看。他看到康纳摇摇晃晃地回来了——带着一身的伤和不太明显的泪痕。
——————————————
爱德华看到了康纳放在桌上的一本泛黄的笔记本,他认出来这是海尔森的日记了。他坐下来花了两天两夜把它读完,然后他发现自己开始越来越透明了。

再之后康纳再也没见过爱德华。

爱德华肯威会梦见海盗羊吗?





(想看评论,想知道大家的想法🌝)

(一个我大概是手滑删掉了的图)
海参的童年,爱德华企图用酒当奶拿给海参喝
海参的中年,恨爱德华为什么不教他爬树(不是)